jnfengrui,歡迎您!
24小時服務熱線:18253120798

新聞資訊

您現在的位置: > 新聞資訊 > 公司新聞

病理醫師不能承受之重

更新時間:2014-07-26 瀏覽:1876 來源:網絡


在北大腫瘤醫院,病理科主任曹登峰(左一)正在帶教年輕醫生讀片。

朱建華攝

“位輕錢少責任重”,病理診斷成“短板”

▲我國每家三級醫院約有5.4名病理醫生,每家二級醫院約2.3名,只相當于美國的1/7—1/5

內蒙古一位卵巢腫瘤患者,在好幾家醫院的診斷結果都不一樣,治療方案五花八門,患者犯難了,不知該聽誰的。北大腫瘤醫院病理科主任曹登峰反復觀察患者的病理切片,排除了惡性腫瘤,讓患者重新找回希望。

由于病理診斷不明確,患者不得不奔波于各大醫院,這暴露出我國醫院病理科發展的嚴重滯后。醫院病理科日漸萎縮,服務能力降低,成為醫療服務中的“短板”。

南方醫科大學病理學教研室主任丁彥青介紹,用網絡上流行的一句話來說,病理科醫生就是“位輕錢少責任重”。“位輕”指的是不被重視,每天的工作就是重復常規病理報告;“錢少”指的是收入低;“責任重”是指人命關天,絲毫不敢馬虎。

每次病理活檢收費40元(目前北京市價格),病理科在醫院里是不怎么贏利的科室,被一些院長當作若有若無。曹登峰說,目前中國病理診斷的收費其實只包含技術費,不包含診斷費用。在好多人看來,病理醫生的工作只是看一眼顯微鏡,所謂勞動價值和含金量可以忽略不計。在西方發達國家,病理診斷費用包括技術費和診斷費用,在美國一個病理活檢的診斷費用100至150美元,技術費用另算。在西方國家,高診斷費用體現知識的價值,沒有正確的診斷談何治療。

公眾對病理科知之甚少,“聽醫生的”就是聽臨床醫生的,壓根就不知道病理醫生。曹登峰說,在我國99%以上的醫院,病理科不屬于臨床科室,收入少,待遇低,醫學生都不愿意當病理醫生。在醫療水平最高的美國,由于病理科得到重視,病理醫生收入高,很多優秀的醫學生畢業后選擇做病理醫生。

丁彥青苦笑道,付出和回報不成正比,加上沒有得到社會甚至是臨床同事的足夠理解和尊重,讓許多病理醫生心灰意冷。這樣下去,再頂尖的病理人才也會流失。

其實,病理學是基礎醫學和臨床醫學之間的橋梁,國外將病理醫生稱為“醫生的醫生”。鐘南山院士稱:“病理水平的高低是衡量一個國家和醫院醫療質量的標志。”

一門不可或缺的“橋梁學科”,卻在我國醫療活動中長期處于邊緣地位。病理學科人才缺乏和診斷能力不足日益凸顯,已不能滿足臨床診療的需求。目前病理診斷成為醫療最短的幾塊“木板”之一。2009年3月,原衛生部頒布《病理科建設與管理指南(試行)》要求,每百張病床應配備1—2名病理醫生,滿足正常醫療活動的需求。按照《指南》,病理科的“復位”之路仍然漫長。在中國到底有多少病理醫生,也一直是個未知數。

中國醫師協會病理科醫師分會會長顧江率領團隊,用2年的時間對病理醫生進行摸底調查。顧江說,我國沒有病理醫生注冊登記系統,沒有準確數據可循,推算我國病理醫生在2萬人左右,平均每名病理醫生服務7萬人。每家三級醫院約5.4名病理醫生,每家二級醫院約2.3名,只相當于美國的1/7—1/5。此外我國70%以上的病理醫生集中在大城市的三級和二級醫院。

缺乏嚴格的培訓和準入制度

▲病理醫生短缺,水平參差不齊,直接的后果是病理診斷不清,老百姓為診斷疾病跑冤枉路

在北大腫瘤醫院,內科、外科都有查房,病理會診就是病理科的全科“大查房”。病理查房是提高病理醫生能力必不可少的手段。每天早晨8點半,曹登峰都要主持科內的疑難病理會診,同時作為一種教學方式提高年輕醫生的診斷水平。

只要一有空,曹登峰就為住院醫生和進修醫生講課,每周至少要拿出2—3個小時進行帶教讀片。他說,目前國內病理科發展的瓶頸之一是沒有很好的培訓體系,病理醫生成長太慢,大醫院沒有足夠的培訓能力,有些大醫院雖然是培訓基地但根本沒有培訓,而小醫院沒法培訓,也不知如何培訓。病理醫生成長的最好方法是理論和實踐相結合,很需要師徒式的帶教,這在中國很欠缺,很多醫生不愿意培養人才和傳授知識,要從體制上改革。

作為一名病理醫生,要為治療醫生和患者提供清晰明確的病理診斷報告從而指導治療,但目前一些病理醫生的報告不知所云,有些病理報告總是留點“尾巴”,缺乏足夠的擔當。造成這個局面的原因除了目前的醫患環境外,主要還是缺乏培訓,很多病理醫生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好老師指點,不知道怎么書寫有用的病理報告。曹登峰說,在病理醫生的培養上,不能只注重知識的培養,卻忽略了能力的培養。

“病理要發展,現在最大的困境就是人才。”丁彥青憂心忡忡地說。許多病理科醫生是由護士和其他“半路出家”的人擔任,沒有接受過專業系統的病理診斷訓練。這些半路出家的病理醫生發出的報告質量可想而知,如此“惡性循環”,造成病理科尷尬的處境和地位。

與歐美發達國家相比,中國病理醫生的學齡相差3—5年。我國病理醫生的平均學齡為17年,而美國病理醫生的平均學齡為20—22年。我國病理醫生大多沒有經過嚴格的病理住院醫師培訓,全國沒有一家真正符合國際規范的病理住院醫生培訓基地。

顧江指出,中國的病理醫生缺乏嚴格的準入制度,醫學院校畢業后只要分配到病理科工作,就可以當病理醫生。世界各國病理醫生都有嚴格的準入制度。我國急需建立病理醫生準入制度,只有經過嚴格的病理專業考試,才能獲得作為病理醫生的資格,從而保證病理醫生的診斷質量。

曹登峰說,病理醫生短缺,水平參差不齊,直接的后果是病理診斷不清。建議政府扶持病理醫生規范化培訓,補齊病理醫生人才匱乏的短板,不要讓老百姓為診斷疾病跑冤枉路。應該建立臨床病理研究生教育,把臨床病理研究生培養和病理住院醫生培訓并軌。政府可以考慮動用一部分醫保基金用于住院醫生培養,這也是發達國家一貫的做法。

顧江建議,用5年的時間建立健全病理醫生培訓制度,用3年的時間建立起病理醫生準入制度,這是保障病理醫生質量和行醫水平的關鍵舉措。

恢復病理科應有的地位

▲現有的醫療科室被人為地分為臨床和醫技科室,割裂了病理和臨床科室的關系

北京協和醫院病理科主任醫師鐘定榮說,病理學發展的自身地位不明確。病理并不是人們常說的檢驗科室,病理科是整個臨床醫療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。病理醫生并非不懂臨床。就拿腫瘤為例,臨床上幾千種腫瘤,病理醫生都要掌握,否則怎樣為臨床做診斷?現有的醫療科室被人為地分為臨床和醫技科室,割裂了病理和臨床科室的關系。

丁彥青說,社會對病理科的認識需進一步更新,必須摒棄“病理=醫技”這個固有觀念,認識到病理是臨床醫學的重要支撐。

鐘定榮強調,病理診斷應為臨床診療工作保駕護航。作為診斷的“終結者”,病理直接印證臨床和影像科室的診斷思路正確與否,通過尸檢還可判斷死因,讓相關科室回顧和反思患者生前的診療經過,從而提高診療水平。臨床病理應成為診斷的中心角色——即臨床資料、影像和檢驗結果向病理匯集,這是提高診斷準確性的必要途徑。

曹登峰說,病理科要得到發展,吸引更多醫學生加入到病理科的隊伍,最好把其歸為臨床科室,讓其得到應有的位置。麻醉科原來也作為輔助科室,后來歸為臨床科室后,整個學科得到迅速發展,這一經驗值得借鑒。目前老百姓看病難的原因之一是病理診斷跟不上,縣市級醫院病理診斷力量尤其薄弱,很多疾病特別是腫瘤無法明確診斷,

病人只好往大城市的三級醫院跑,造成三級醫院人滿為患,二級醫院則吃不飽。

顧江說,我國病理學科分類混亂,到目前為止,基本沿用了蘇聯的醫療學科分類體系,其內容早已落伍。按國際慣例,病理分為解剖病理(我國目前的病理科從事的就是解剖病理)和檢驗醫學(西方稱之為臨床病理,我國的檢驗科)兩大類,且新興的產前診斷、細胞診斷、基因診斷、醫學遺傳等學科都應屬于大病理學科范疇,這樣才能有利于學科發展,提高對疾病的診治水平。

丁彥青說:“用好的平臺吸引病理人才,用好的待遇留住病理人才,讓病理科發展壯大起來,最大的受益者是患者。”

?
首頁| 關于豐瑞| 新聞資訊| 產品中心| 技術研究| 服務支持| 人力資源| 留言反饋| 聯系我們 |

Copyright © 2009-2014,www.www.pdzbug.live,All rights reserved 濟南豐瑞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 版權所有  

地址:濟南市天橋區藍翔路15號時代總部基地7區50號     電話:0531-85956001、 55509219  傳真:0531-85956001

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魯ICP備 17044845 號